鱼鸽又被合唱炖了汤

贵安,与您相遇荣幸至极。

这里鱼鸽,请多指教!
圈多食杂混更,不喜左拐。
不吃安利,给卖安利的喂死扛。
天雷凹凸&D5同人&小马猎奇
企鹅号:2171850048/2243155560

开坑使我快乐,填坑使我秃头。

主文手,全员属于大家,ooc属于我。
副业画画,画风清奇

请不要盗文盗图,我也不是什么太太大触,但发现的话我的螳螂拳不是闹着玩的【螳螂拳警告.gif】

也请除了看长文外,不要日动态,真没啥好看的

刀舞全员向《Battle For Existence》不定期更新中

cp:@今天不想一人乐|ω・ )
(↑这个人超好画画超棒)

本人&主页食用说明

您安,这里叁乙/鱼鸽,请多指教!

是个文手,同时会fafa。
在某些节日会肝肝贺文贺图语音之类的。
请!不要过度催更!!要相信用爱发电的我无论多晚都会更文!无论咕多久都会填的!!!

cp @今天不想一人乐|ω・)
老父亲 @今天格瑞既有牛奶又有金!

圈多食杂,基本都是全员厨,食杂。
主圈APH&刀剑乱舞&DL
小圈千铳士&RS&FNAF&越狱兔&瘟疫公司&工作细胞
天雷凹凸和D5同人,请自行携带避雷针。
小窗OK,最好不要日空间qwqq都是黑历史
谢绝嘤嘤怪【电蚊拍警告】
以上,欢迎互关!!

接之前的
枕战剩下四个和北区欠以及小少爷的七夕语音
tag打不下了就不打单个人了qwqq

参加了一个本子的编写,如各位所见刀剑乱舞《BFE》又要坑上一段时间了……我有在见缝插针地写,真的!!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更,八月份肯定会的!!!

开新坑之前——
某鸽:这可是个很好的脑洞啊!一定要好好写!争取出个四五十话!
填坑的时候——
某鸽:我……要……写……文……【咸鱼瘫】

蔡府Gossip 1-番外《生辰》

是给朋友的生贺。
没错,秦洛辞本人的生贺。
@今天格瑞既有牛奶又有金!
**********
“洛辞等等我诶——”划破蔡府的喊声。紧接着就是一个白色的身影越墙而出,后面还有一个藏青衣的跟着追了出去。
“干嘛老跟着我,岚泽。”白衣的站住了,对着来人蹙眉道。
藏青衣的也站住了,叉腰回答:“我在蔡府也没别的认识的人了,不跟着你我跟谁呀。”
“哼。”从鼻腔里发出短促的音,白衣的回头就走。
“别这么冷淡啊!”
那一年,冯岚泽和秦洛辞都是14岁,正值小孩子最活跃最自负的时候。更何况今日乃是秦洛辞生辰日,他怎么会愿意坐在私塾中老老实实读书呢?找了个当儿洛辞就在蔡先生眼皮底下搁下书溜走了,岚泽发现之后也赶紧跟了出去。
虽然,不知道回去会不会挨先生的责备……
“我记得今儿是你生辰吧!”岚泽在洛辞旁边唧唧喳喳的,“我知道东市有好多稀奇的东西呢!要不我们就去那里玩吧!”也不管洛辞是不是愿意,拉起他就跑了起来。没跑几步就被另外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。
“沈余生!”洛辞好不容易甩开岚泽的手就看见了一身蓝衣的余生,惊讶道,“你来做什么?”
“你们在念书的时候偷偷溜出去,我要去告诉先生。”眼前的人鼓着腮帮子杵着,伸手拦住了二人的去路。
沈余生,15岁。私塾里年龄较最大的孩子,看起来比14岁的二人成熟一点。视纪律如珍宝,又因为岚泽和洛辞总喜欢偷偷做些小动作而常常教育他们。岚泽很不喜欢这么死板的人,洛辞对他倒也说不上反感,于是在余生找完岚泽之后第二天总会莫名其妙倒个霉,有时是砚台莫名碎掉了,有时草席垫子里多了些硬硬的石子儿,问起岚泽他却耸肩说不知道,但余生认为是岚泽干的,虽然没有任何证据。所以两人关系完全不好,彼此都想把对方打垮掉。
眼下自己这么大的把柄被握在了余生手里,岚泽当然很不服气,略加思索后突然坏笑道:“是啊,我们的确溜了出来。不过既然你跟出来了,那你也是违纪了哦!”
这句话让沈余生脸上表情僵住了。然而冯岚泽坏心眼地继续说道:“哎,怎么办呢?你要是回去告诉了先生,那我就说是你怂恿我们出去的然后把我们出卖了。听上去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啊?对吧洛辞?”
秦洛辞别过头去,良久才说:“是啊,听上去我们挺冤的。”
“那你们想怎么样?”憋了半天沈余生憋出这样一句话。
“嘛反正你现在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了,这件事严格保密。以及,你得跟我们走。”
沉默。然后沈余生万分无奈地点了点头。(其实还有一些小期待)
结果就变成了三个人一起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东市。路上岚泽倒是有说有笑的,余生板着脸,洛辞一言不发地走在最前面。场面一度尴尬起来。不过还好,东市到了。
正要走进去,在东市前却碰到一个算命先生,半眯着眼,带着一个“周易算命”的旗子晃晃悠悠的要走过去,恰巧和一行人迎面撞上。
“老东西,走路不看路吗?”冯岚泽气呼呼地给了那人一句,那人反倒转过身来睁开眼睛,定定地盯着一行人,“怎么了?”
“冯岚泽!不可以这样对老人家不敬!”沈余生一把将岚泽拉到后面,转而对算命先生鞠了一躬,“对不起,先生,是小弟不懂礼数……”
那位先生好像没听见似的,把三个人挨个打量了一遍,然后慢慢开口:“三位少爷,有兴趣让老朽为你们算上一卦吗?”
秦洛辞无视了后面跳着脚说“谁是你小弟!”的岚泽在一边冷淡地说:“不知先生开价多少?”
“不,我还从来没算过这样的卦,不要钱。”老先生摆摆手,然后又挨个握住三人的手仔细看了看,然后猛然摇着头,蹒跚着退后,甚至撞到了小户人家的门柱都还在没意识到。沈余生赶紧上前扶住他,担忧地询问:“老先生,您还好吗?需不需要扶您去临近的人家歇息一下?”
“不,不用了。”老先生大口喘气,好不容易平复下来,躲开了沈余生伸过去的手倚着门柱站好。沈余生的手尬在了半空中。
“老先生,人家沈余生也是一片好意,怎么能这样呢?”岚泽难得地为余生说了两句。
算命的先生自顾自开口:“烦劳几位少爷今夜子时再次来到此处,老朽会将算命结果交给你们。”言毕,迈着蹒跚的步子急急地走了。
“真是奇怪的人……”冯岚泽看着他走远。
“我倒是觉得他挺有意思。”沈余生若有所思地说,“还有,谢谢。”
“少这样。咱们不熟。”
“你……”
“……你们晚上打算来吗?”秦洛辞打断了两人的话语,冷静地问。
“我是会来的。”沈余生坚定地说,“他应该真知道什么。”
“所见略同。”
“不会吧,就是糊弄人的把戏,这你们也信?被骗走怎么办?”冯岚泽连珠带炮似的抛出了一堆问题。
沈余生耸了耸肩:“怕了就别来啊。胆小鬼。”
“才不是胆小鬼!大不了我也来。”
没走出多远后面一个好听的声音就叫住了他们。“几位公子也被要求晚上回到这里来吗?”
冯岚泽转身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通,那人衣冠楚楚,手持一把折扇,脸上却尚存着几分稚气,看上去是大户人家的孩子。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“我希望今夜能和几位公子结伴而行。”那人开口道。
“为什么我们要带上你?我们熟吗?”
“之前的老先生也替我算了一卦,说要我子时前来。”那人抬手一拱,“鄙人苏慕遮,今年方十四。不知几位公子如何称呼?”
沈余生也转过了身,看见来人后连忙拱手:“是苏家公子啊。小弟有失礼节,还望莫怪。哦,在下沈余生,这位是冯岚泽,这位是秦洛辞。”
“不怪,不怪。”苏慕遮笑了,“若没有猜错,几位都是蔡府的学生吧?”
“正是。苏公子也知道蔡府?”
“别苏公子苏公子地叫,太生分了。慕遮便可。中秋过后我也要到那里去念书。”
“苏公……啊慕遮兄能光临真是令蔡府蓬荜生辉。”
“不敢,不敢。沈兄谬赞了。”
“说得好像自己是蔡府主人似的……”岚泽小声对洛辞抱怨,而后上前,“这么说中秋后我们就是同塾了。请多指教。”
秦洛辞微微眯了眯眼。“请多指教。”
“那就说好了,子时咋们结伴来此,会会那个算命先生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然后我们就这么熟识了起来。”冯岚泽晃着手里的酒杯,悠悠地说,“考完状元之后我们分道扬镳。谁又能料想,世事无常,苏兄竟会全家被抄查,而落到如此境地。”
“是啊,世事难料。”苏慕遮抿了口清酒,笑道,“不过还好我逃了出来,现在没人知道我的身份。想想曾今风光一时的苏家后嗣竟过着露宿街头的日子,可笑可悲啊。是不是,沈兄,洛辞?”
“……沈兄和洛辞现在可都是出名人物。”冯岚泽微醉,咧嘴,“一个是朝廷钦点的大将军,一个是名扬四海的算命先生。都是大出头了啊。”
“少调侃我了。”沈余生开玩笑地说,“你也是小有名气了,岚泽,要为邻里乡亲们除去妖魔鬼怪,老道长,你也不容易啊。”
“去你的谁是老道长。”
秦洛辞安静地坐在亭子中,握着银制酒杯思索着什么一言不发。
“洛辞,你也说两句嘛,好歹今儿可是你生辰,若不是沾你的光我们怎能再次相会,共忆往事,把酒言欢呢?”沈余生也有些醉了,一胳膊搂过沉思的秦洛辞。
“几年不见,你倒是嘴巴圆润起来了。”秦洛辞说完,脸上的表情又凝重起来,“总觉得日后,我们中间还会发生很大的未知的变故啊。”
“怎么了……”三人不解地看着,场面一时沉寂了下来。许久,像是为了打破沉默,苏慕遮起身取来了古筝架好,说道,“既是洛辞的生辰,慕遮也无礼可送,就在此清唱一曲罢,乃是由我们几人当年所得之卦演化而来,让兄弟们见笑了。”言毕,清清嗓子,指尖在弦上轻轻拨动:

大道至行,未敢算尽天机,唯恐吾之情深,春秋大梦一场,蝶栖黄粱。
杀伐苍生,斩尽三千孽障,情不知所起,相思难诉,寸断肝肠。
镇妖降魔,压万般魑魅,情魅难缚,妄念难消,囚锁此身。
狂剑挽歌尽沧澜,偏驻桃李似君颜。山河为娉云为媒,裁落月色作君裳。

唱罢,亭内悄然无声。

半夜三更摸的奥利弗柯克兰先生。
走了走了睡觉去了。

帮宣

小同:

占tag歉,招完会删(鞠躬
欢迎收看【帅如鸟的黑塔语c群群宣】
大家好,我是群主卢西安诺的猫,我的名字叫做意面,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国这么没用,搞个群宣还要让猫来!
唉呀,总之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、这个群欢迎什么样的人?
本群不禁白,欢迎【愿意洗白】的萌新
也欢迎不嫌弃小白的大佬
2、我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皮?
本群【开放各种设定】(幼体,娘体,扑克等
不过暂时禁止重皮(反正人少,等人多了也许会开放重皮系统(?
3、在这个群里我们可以做什么?
可以【磨皮】(就是说允许ooc的同时可以听意见避免ooc,改进自己)、可以组织【玩游戏】(猜数字、传画传文、狼人杀、列车痴汉、KG等)、可以【赌博】(罚戏、缀等)、可以【开群戏】(大逃杀、校园pa等)只有群主想不到的,没有我们浪不到的(?)有好的想法也可以分享给大家w
4、这个群有特别的cp限制吗?
【没有!】所以有雷就大声说出来,大家就会避雷而行,有喜欢的也大声说出来,一人乐不如众乐乐(现场造句)说不定就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

因为群里刚刚彻底洗牌过,所以人很少
但是不用担心没人说话,只要别让我皮下话唠的主人卢西安诺单机刷屏就好XDDD




那么说了这么多,如今我们有:

情侣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法/国女体】弗朗索瓦丝·波诺弗瓦
【芬/兰】提诺·维那莫依宁

【俄/罗/斯】伊万·布拉金斯基
【中/国】王耀

单身狗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北意/大/利】费里西安诺·瓦尔加斯
【北意/大/利异色】卢西安诺·瓦尔加斯
【北意/大/利猫】意面
【北意/大/利子体】费里西安诺·瓦尔加斯
【南意大利子体】罗维诺·瓦尔加斯
【法/国】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
【丹/麦】丁马克
【俄/罗/斯女体】安娜·布拉金斯卡姬
【私设法医】奥利弗·柯克兰
【英/国异色】奥利弗·柯克兰
【扑克红心Q】本田菊
【台/湾】林晓梅
【西/班/牙异色子体】安东尼奥·费尔南德斯·卡里埃多


许愿区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・'(*゚▽゚*)'・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
1、可爱的费里切挥舞着旗子许愿轴三联五凑齐,还差【日/本】【德/国】【英/国】【美/国】
2、扑克小菊许愿来个【黑桃J】和他父子慈孝(划)搞事情
3、奥利弗大概是渴望小姐姐了所以他许愿恶友娘组【普/鲁/士女体】【西/班/牙女体】【香/港异色】【香/港女体】(里面是不是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
4、弗朗西斯手持玫瑰一脸英俊潇洒地许愿恶友组【普/鲁/士】【西/班/牙】,接着他转了个身许愿一只【英/国】组cp
5、索瓦斯小姐姐优雅掂裙微笑,她向猫猫的怀里投出一枚硬币,说道:“我许愿【英/国娘体】”
6、法医奥利弗邪魅一笑念着法咒说:艾伦艾伦快过来艾伦艾伦快过来(请自行带入妖魔鬼怪快离开的调调)【美/国异色】
7、丁马克深夜唱着欢快的歌谣:“我想要二肥和一只鸟~~”神烦组【美/国】【普/鲁/士】


看到这里你还不心动吗!
那么是不是需要一个帅气的群号呢?
这里不谢:461014348(当然你也可以扫p2的二维码哦

非常非常非常欢迎您的到来(鞠躬)也希望大家可以在这里留下快乐的回忆!我是主持猫卢西安诺的猫,我们过会儿群里见(比心
还可以撸猫哦,不过摸一次1欧元∠( ᐛ 」∠)_

【刀舞/全员向】Battle for exisrence 6

#【高亮】私设出没,ooc预警,后期暗堕流血有,注意避雷,不喜左拐出门,谢谢配合!

#与三次没有任何任何任何关系!

目录

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6 《困境》

真的是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外面天已大亮,天光透过敞开的门洒下,对于在昏暗之处待了一晚上的人们而言还是太刺眼了。鲶尾眯着眼将手挡在脸前,光却突然像被挡住一样,透过指缝鲶尾看到两个异形进入了房间,后面还有一个人,但逆着光辨认不出那人是谁。旁边传来很小的骚动,而后药研站起来,冷静地开口。

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如果你是抓我们的人,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……你的问题有点多了。”说话的应该是那个人。大门“砰”地在她身后关上了。周围瞬间寂静了下来。有高跟鞋的声音,不急不缓地传来。直到那个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鲶尾才能细细打量这个人。

是个女人,黑发单马尾,175的个子,黑斗篷,斗篷下隐约看得出笔挺的劲装,腰间微微有些反光,好像是金属制品,应该是匕首暗器之类的东西。足蹬紫色高跟鞋。

不好对付。鲶尾马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,其他人也似乎有这样的感觉,有几个人稍稍后退了一点。这个女人似乎觉察到了,在一声轻笑之后,她说:

“放心好了,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。你们现在的疑问我也完全可以解答。

    

但是,有条件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主人,会谈情况如何。”学校的办公室里,巴形薙刀和栗发的女子站在一起,天蓝发的付丧神侧头询问着旁边的人。

“被怼回来了。”栗发女子耸肩,“也不出意料吧。接下去情况会有些棘手。对了,你这边进展如何?”

“加州清光已经获得了他的本体,不出意外应该觉醒了而且肯定会来找我。大和守安定好像还一无所知,其他的就是‘酉时之变’被抓去的付丧神仍然下落不明。”

“据记载应该是还在这个时代的怜川那里,他们的灵力似乎还没觉醒,不过……奇怪啊,骨喰、小夜和加州清光的灵力有些不稳定,但有两把刃的灵力意外地充沛……”栗发女子紧锁双眉,突然又问,“那么这个时代的巴形和我呢?”

“‘我’还处于混沌状态,主……还没有下落。恕巴形无能。”

“没关系。还有时间。”栗发女子若有所思。

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俄而,有敲门的声音响起,伴着两个人隐约可以听见的对话。“巴主任肯定在吗?”“我有把握,而且我觉得他会在等我们。”

“他们果然来了。”栗发女子朝巴形薙刀一笑,“真是麻烦你了。好不容易得到机会相见,现在就不得不分开。你在这个时代要保重啊,千万别让他们知道了。”

“主人请放心,巴形一定不辱使命。”巴形薙刀目送着栗发女子消失在办公室里,低低地说。

“我,不会允许对主人来说那样可怕的未来成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岩融十分耐心地听今剑兴奋地叙述完自己的经历后,在他开启下一个话题前赶紧插话。“今剑,你的腿怎么了?”

“嗯?你说这道口子吗?”今剑低头看了一眼便毫不在意地说,“打打闹闹受点小伤而已,反正很快就好啦。”

“嘎哈哈哈哈哈!那样的话当然最好。”岩融笑眯眯地,然后脸上的表情稍微沉了沉,“有件事要告诉你,今剑。

三日月先生和小狐丸先生不见了。”

“诶?他们不见了?”今剑瞪大眼睛,“石切丸怎么说?”

“今剑,是‘石切丸先生’,对长辈要用尊称。”岩融随口纠正了一句,“昨天发生那种事也没办法……现在我们只能先去找石切丸先生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今剑趴在岩融头顶上,小小声嘟哝了一句,“明明我年龄最大嘛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哈哈哈,条件什么的,怕是不想接受也不得不接受了吧。”三日月最先开口。

“不愧是天下五剑,果然是明白刃。”黑衣女子笑笑,抬眼恰与三日月的目光对上,后者眼中的一弯新月似在发光,平静如水的视线反而令黑衣女子感到不可亵渎的神圣。低声“啧”了一下后她转头,对处在黑暗中的人们稍稍抬高了音量:

“条件就是——绝 对 服 从。”

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。

“这个条件也太中二了吧!”鲶尾最终决定打破僵局,虽然……声音在发抖。

“鲶尾哥,”药研低声说,“她是认真的。”

“可这也太过分了吧?那样的话,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歌仙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不平。

“当然你们中的某些人觉得这不是个划算的买卖。”黑衣女子沉着地说,“那么,再加上——你们的刃身自由,意下如何呢?”

刚起的骚动瞬间消散了。

“人身自由……吗?”宗三在黑暗的角落里发出梦呓般地低声呢喃,“不……魔王,不要……”

大家突然就十分默契地保持这种沉寂的气氛。直到——

“我答应你。”

鲶尾十分惊讶地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,因为那声音不属于当时应该醒着的人们。

“骨喰你什么时候醒的!”

“刚才。”骨喰站在那里,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
不知为什么鲶尾感觉他身上笼罩着属于异形部队的气息,或者说他毫无人的气息也不为过。

但兄弟毕竟是兄弟,也许之前的只是错觉也说不定呢。这么想着鲶尾也站了起来:“既然骨喰答应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不过还是请遵守诺言,什么都告诉我们。”

药研抬头看着站起来的两人,鲶尾可以发誓他看到药研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,尔后药研也站了起来,一言不发。

“这……真不风雅……”歌仙虽然低声抱怨着却还是站了起来。

和泉守和堀川不约而同犹豫地站了起来,连同角落里的宗三和小夜。不多时除了三日月、小狐丸、烛台切和长谷部,其他人都站着,同时都看着仍然坐在地上的四人。

“哈哈哈,反正一个上年纪的老人家也不会给你们多少贡献的吧,我还是继续保持无知好了。”三日月一副完全没有被威胁的样子。

“我的话,和三日月一样。”小狐丸也不慌不忙的样子。

烛台切皱了皱眉,本想开口说什么,却最终选择了沉默。

“我是绝对不可能向你们屈服的!”长谷部突然激动起来,“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良民,和这种不明物种暗中勾结沆瀣一气,一定是想破坏社会安定和谐!我长谷部绝对不会允许……”

“够了,长谷部君。”黑衣女子扫视着那些人,不无遗憾地说,“我还以为大家都会站起来呢。不愧是三条家人。且不说长谷部,烛台切是什么情况?需不需要我再给你一点考虑的时间?”

“那还真是多谢了。”烛台切慢慢地说。

“那好,我们走。”黑衣女子最后扫视了一遍看似屋子,走了出去,门被守候在外的异形部队关上了。

等脚步声远去后,烛台切起身摸索着朝墙角走去,在灯光找不到的角落旁坐下,轻轻说:

“好久不见,隐蔽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啊。大咖喱桑。”

Tbc.

失踪人口回归——【6】v【<】~☆

因为三次的事断更了两周,现在恢复更新!
顺便解释一下,这里的“全员向”是指“国服到巴形限锻为止出现的所有刀剑男士”,并不是日服出多少新刀就有多少刀会出场!

一周年啦——乌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