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0932(备战高考ing)

热爱生活,热爱世界,热爱aph
大家一起来萌龙猫利亚吧!☆

【刀舞/全员向】Battle for exisrence 6

#【高亮】私设出没,ooc预警,后期暗堕流血有,注意避雷,不喜左拐出门,谢谢配合!

#与三次没有任何任何任何关系!

目录

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6 《困境》

真的是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外面天已大亮,天光透过敞开的门洒下,对于在昏暗之处待了一晚上的人们而言还是太刺眼了。鲶尾眯着眼将手挡在脸前,光却突然像被挡住一样,透过指缝鲶尾看到两个异形进入了房间,后面还有一个人,但逆着光辨认不出那人是谁。旁边传来很小的骚动,而后药研站起来,冷静地开口。

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如果你是抓我们的人,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……你的问题有点多了。”说话的应该是那个人。大门“砰”地在她身后关上了。周围瞬间寂静了下来。有高跟鞋的声音,不急不缓地传来。直到那个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鲶尾才能细细打量这个人。

是个女人,黑发单马尾,175的个子,黑斗篷,斗篷下隐约看得出笔挺的劲装,腰间微微有些反光,好像是金属制品,应该是匕首暗器之类的东西。足蹬紫色高跟鞋。

不好对付。鲶尾马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,其他人也似乎有这样的感觉,有几个人稍稍后退了一点。这个女人似乎觉察到了,在一声轻笑之后,她说:

“放心好了,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。你们现在的疑问我也完全可以解答。

    

但是,有条件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主人,会谈情况如何。”学校的办公室里,巴形薙刀和栗发的女子站在一起,天蓝发的付丧神侧头询问着旁边的人。

“被怼回来了。”栗发女子耸肩,“也不出意料吧。接下去情况会有些棘手。对了,你这边进展如何?”

“加州清光已经获得了他的本体,不出意外应该觉醒了而且肯定会来找我。大和守安定好像还一无所知,其他的就是‘酉时之变’被抓去的付丧神仍然下落不明。”

“据记载应该是还在这个时代的怜川那里,他们的灵力似乎还没觉醒,不过……奇怪啊,骨喰、小夜和加州清光的灵力有些不稳定,但有两把刃的灵力意外地充沛……”栗发女子紧锁双眉,突然又问,“那么这个时代的巴形和我呢?”

“‘我’还处于混沌状态,主……还没有下落。恕巴形无能。”

“没关系。还有时间。”栗发女子若有所思。

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俄而,有敲门的声音响起,伴着两个人隐约可以听见的对话。“巴主任肯定在吗?”“我有把握,而且我觉得他会在等我们。”

“他们果然来了。”栗发女子朝巴形薙刀一笑,“真是麻烦你了。好不容易得到机会相见,现在就不得不分开。你在这个时代要保重啊,千万别让他们知道了。”

“主人请放心,巴形一定不辱使命。”巴形薙刀目送着栗发女子消失在办公室里,低低地说。

“我,不会允许对主人来说那样可怕的未来成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岩融十分耐心地听今剑兴奋地叙述完自己的经历后,在他开启下一个话题前赶紧插话。“今剑,你的腿怎么了?”

“嗯?你说这道口子吗?”今剑低头看了一眼便毫不在意地说,“打打闹闹受点小伤而已,反正很快就好啦。”

“嘎哈哈哈哈哈!那样的话当然最好。”岩融笑眯眯地,然后脸上的表情稍微沉了沉,“有件事要告诉你,今剑。

三日月先生和小狐丸先生不见了。”

“诶?他们不见了?”今剑瞪大眼睛,“石切丸怎么说?”

“今剑,是‘石切丸先生’,对长辈要用尊称。”岩融随口纠正了一句,“昨天发生那种事也没办法……现在我们只能先去找石切丸先生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今剑趴在岩融头顶上,小小声嘟哝了一句,“明明我年龄最大嘛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哈哈哈,条件什么的,怕是不想接受也不得不接受了吧。”三日月最先开口。

“不愧是天下五剑,果然是明白刃。”黑衣女子笑笑,抬眼恰与三日月的目光对上,后者眼中的一弯新月似在发光,平静如水的视线反而令黑衣女子感到不可亵渎的神圣。低声“啧”了一下后她转头,对处在黑暗中的人们稍稍抬高了音量:

“条件就是——绝 对 服 从。”

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。

“这个条件也太中二了吧!”鲶尾最终决定打破僵局,虽然……声音在发抖。

“鲶尾哥,”药研低声说,“她是认真的。”

“可这也太过分了吧?那样的话,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歌仙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不平。

“当然你们中的某些人觉得这不是个划算的买卖。”黑衣女子沉着地说,“那么,再加上——你们的刃身自由,意下如何呢?”

刚起的骚动瞬间消散了。

“人身自由……吗?”宗三在黑暗的角落里发出梦呓般地低声呢喃,“不……魔王,不要……”

大家突然就十分默契地保持这种沉寂的气氛。直到——

“我答应你。”

鲶尾十分惊讶地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,因为那声音不属于当时应该醒着的人们。

“骨喰你什么时候醒的!”

“刚才。”骨喰站在那里,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
不知为什么鲶尾感觉他身上笼罩着属于异形部队的气息,或者说他毫无人的气息也不为过。

但兄弟毕竟是兄弟,也许之前的只是错觉也说不定呢。这么想着鲶尾也站了起来:“既然骨喰答应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不过还是请遵守诺言,什么都告诉我们。”

药研抬头看着站起来的两人,鲶尾可以发誓他看到药研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,尔后药研也站了起来,一言不发。

“这……真不风雅……”歌仙虽然低声抱怨着却还是站了起来。

和泉守和堀川不约而同犹豫地站了起来,连同角落里的宗三和小夜。不多时除了三日月、小狐丸、烛台切和长谷部,其他人都站着,同时都看着仍然坐在地上的四人。

“哈哈哈,反正一个上年纪的老人家也不会给你们多少贡献的吧,我还是继续保持无知好了。”三日月一副完全没有被威胁的样子。

“我的话,和三日月一样。”小狐丸也不慌不忙的样子。

烛台切皱了皱眉,本想开口说什么,却最终选择了沉默。

“我是绝对不可能向你们屈服的!”长谷部突然激动起来,“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良民,和这种不明物种暗中勾结沆瀣一气,一定是想破坏社会安定和谐!我长谷部绝对不会允许……”

“够了,长谷部君。”黑衣女子扫视着那些人,不无遗憾地说,“我还以为大家都会站起来呢。不愧是三条家人。且不说长谷部,烛台切是什么情况?需不需要我再给你一点考虑的时间?”

“那还真是多谢了。”烛台切慢慢地说。

“那好,我们走。”黑衣女子最后扫视了一遍看似屋子,走了出去,门被守候在外的异形部队关上了。

等脚步声远去后,烛台切起身摸索着朝墙角走去,在灯光找不到的角落旁坐下,轻轻说:

“好久不见,隐蔽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啊。大咖喱桑。”

Tbc.

失踪人口回归——【6】v【<】~☆

因为三次的事断更了两周,现在恢复更新!
顺便解释一下,这里的“全员向”是指“国服到巴形限锻为止出现的所有刀剑男士”,并不是日服出多少新刀就有多少刀会出场!

评论(5)

热度(7)